欢迎进入太和县教育局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教育科研 / 优秀学子
除“四害” 保“健康”
浏览次数:4306作者: 廉月富   信息来源: 太和县电化教育馆发布时间:2015-12-31

“除四害”虽令“四害”元气大伤,但也不得不说这是场赤裸裸的政治运动,血淋淋地记载着由“四害”问题被上升为政治问题。这种极“左”思潮留在历史长河中不堪回首,一桩桩、一件件都带着那个时代深深的烙印。

        说起“四害”,可能现在大家已经有些陌生了,但在当时,“除四害”却是无人不知、全民参与的一项运动。20世纪50年代中后期,一场被后人称作“人民战争”的除“四害”运动,以锐不可当之势迅速席卷中国大江南北。在我的记忆里,那场消灭麻雀、老鼠、苍蝇、蚊子的全民爱国卫生“战斗”,用“如火如荼”来形容一点也不过分。

    1958年是令人难以忘怀的一年,中央提出开展“除四害,保健康”运动,这本应与在校初中生没有直接关系,不知是哪位掌权者,却给学校分任务、压担子,要学生放下书本走出教室,投入到运动中去。这样就苦了广大中小学生,使我们深受其害、苦不堪言,现在说起来,这事纯粹是个天大的笑话。

所谓“除四害”,即是消灭蚊子、苍蝇、老鼠和麻雀,上级把除四害的任务下发到各个学校,学校把此任务分到每个班级,每个班级又把这一任务分配到小组。学校统一规定,上午上课,下午“除四害”,我们小组七八位同学,在组长的带领下,拿着学校发的苍蝇拍,“志气高昂”地投入到战斗中。为了完成任务指标,班里的每一位同学都练就了“纪昌学箭”的本领,可学校就这么大,哪有那么多的苍蝇和蚊子呢?于是由俺班毛天雨同学带着我们小组到他家所在的城郊公社小毛庄打苍蝇,农村的苍蝇固然多,但也经不起这么多学生每天“持之以恒坚持不懈”地拍打,没过多久,城郊和农村也全部“拿下”了,每天班级分配的任务也越来越难以完成。后来毛天雨同学就提议到街上的饭店打苍蝇,因为饭店的苍蝇多。

在毛天雨同学的带领下,我们小组经常出没在大街小巷,不是拍苍蝇,就是捉老鼠,麻雀会飞且灵活,不太好捉,于是大家就想了一个方法,每人拿个铁锅、铜盆一类的东西,用力地击打,发出强烈的声音,这样一来,麻雀听到声音后在哪儿都不敢停留,飞累了就容易捉住。后来全城的中小学校的学生都这样做,麻雀就不敢在城里和城郊地段活动了,大家就只能跑到农村。班里的杨启华同学家住八里铺,我们小组找到他询问捉麻雀的技巧,他说白天一般很难捉到,等晚上麻雀上树休息时就容易捕捉了。一到晚上,班主任余学勤就带着全班同学去八里铺一带农村的竹园里、野树林里捉麻雀,用手电筒一照,麻雀便一动不动,任由我们捕捉。

通过这种方法,我们班每次都超额完成任务,也因此受到学校的表扬。后来这个经验在全校普及,麻雀也学精了,就不再在竹园里、野树林里留宿,有的跑到刺针园里,我们也纷纷跑到刺针园来捉麻雀,每次大多数学生都会被刺针扎伤,严重点的会流出血来。尽管如此,我们还是一吃过晚饭就赶往郊区农村,到后半夜时才徒步赶回学校休息,第二天还要出早操。我是班里的干部,每天负责督促他们起床,不然就会被学校点名批评。由于严重睡眠不足,大家都起不来,我也没有办法,只能找到班主任,向他反映这一情况,班主任思忖再三后说,早操活动取消,让同学们多睡一会。

1958年秋天,学校又布置捉老鼠的任务,这实在是太难了,老鼠上哪儿去捉呢?大家纷纷想到学校食堂,可是食堂就那么大,能有几只老鼠啊!还是李昆华同学有办法,他告诉我们带着工具去红芋地里挖老鼠洞,在洞里捉老鼠。这个办法不错,我们第一天就有个好成绩,超额完成任务。于是全班同学,就由家住城郊的同学带队,分别到集体红芋地里捉老鼠,头几天还可以,我们每次都超额完成任务,受到学校领导的表扬。当时的情形是:每当我们班超额完成任务时,要举行报喜游行,由班主任带队,走在队伍最前面,班级的乐队跟着敲着锣,打着鼓。再由班里的同学抬着放死老鼠的桌子走在队伍的中间,桌子还栓块红布。其余的同学走在队伍的最后面,途中还不停地喊口号。当走到校长办公室时,班长谢玉香大声宣读“喜报”,校长王世昌讲话,对我们予以表扬。大家鼓掌,然后再返回班里上课。

在那种情况下,学生还哪有心思上课呢?同学们长期忙于“除四害”,早已把学习丢到九霄云外,学校里再也看不到“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学习的景象了。老师也无心教书,除了平时带领学生下乡捉老鼠和麻雀外,还要时刻警醒,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生怕说出“错误言论”,被打成“右派”,每天都生活在担惊受怕之中。

    本应好好读书的年纪,却被卷入一场浩大的政治运动当中,究竟是青少年的责任和担当,还是时代的无奈?“除四害”虽令“四害”元气大伤,但也不得不说这是场赤裸裸的政治运动,血淋淋地记载着由“四害”问题被上升为政治问题。这种极“左”思潮留在历史长河中不堪回首,一桩桩、一件件都带着那个时代深深的烙印。